去昭陵和昭陵博物馆要看到真昭陵六骏很难吗?

明星八卦 浏览(1245)

  乐途旅游网昨天我要分享

  昭陵主陵居于陵园最北端的九旧街鞣澹是唐太宗李世民与文德皇后长孙氏的合葬陵墓,190余座陪葬墓以陵山主峰为轴心,呈扇面分布在陵山两侧和正南方向的开阔地带,犹如群星拱卫北辰一样拱卫着昭陵,整个墓群和当年长安城的布局一模一样,帝王居住的大内居北,朝臣贵戚的府邸在南,象征着君主专制帝王至高无上的权力,就是陪葬墓的排列形制,也体现着浓郁的君主专制宗法思想。

  

  

  昭陵是由出身于工程世家,先后担任唐朝将作大匠的阎立德、阎立本两兄弟设计建造的,其平面布局既不同于秦汉以来的坐西向东,也不是南北朝时期的潜葬之制,而是完全仿照长安城的建制设计,将视死如生的丧葬观念牢固的运用在昭陵的规划设计中。从唐贞观10年(636年)文德皇后长孙氏首葬到唐开元29年(743年),昭陵建设持续了107年之久,是中国历代封建帝王陵园中规模最大、陪葬墓最多的一座,是唐代最具代表性的帝王陵墓,因其影响巨大也被誉为“天下名陵”。

  

  

  昭陵位于陕西省咸阳市礼泉县城西北,陵墓群周长60千米,占地面积200平方千米,这里除了埋葬着唐太宗和皇后长孙氏以外,陪葬墓主要有长孙无忌、程咬金、徐懋功、魏征、秦琼、温彦博、高士廉、房玄龄、孔颖达、尉迟敬德等跟随李世民开创大唐盛世基业的功臣们,甚至还有为数不少的少数民族将领的墓葬。

  

  

  唐太宗李世民开创的大唐基业在一千多年的历史长河里备受推崇,昭陵也不断受到修缮和祭祀,地上地下遗存了大量的文物,这些文化瑰宝虽然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但依然是初唐走向盛唐的实物见证,是了解、研究唐代乃至中国封建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对外交流难得的文物宝库,其历史价值和研究价值堪称中国墓葬文化的巅峰,闻名世界的"昭陵六骏"石刻就屹立于唐太宗陵南侧前方位置。

  

  

  六骏的原型,是唐太宗李世民在618年至622年五年间转战南北时所乘过的六匹战马,它们都曾伴随李世民在战场上纵横驰骋。为了告诫子孙创业的艰辛,同时也对与他相依为命的六匹骏马的怀念,李世民在贞观十年(636年)兴建昭陵时下诏,将“朕所乘戎马,济朕于难者,刊名镌为真形,置之左右”以示纪念。

  

  

  石刻中的六骏既象征唐太宗所经历的最主要六大战役,同时也是表彰他在唐王朝创建过程中立下的赫赫战功。六匹骏马的名称分别是:“飒露紫”、“拳毛m”、“青骓”、“什伐赤”、“特勒骠”、“白蹄乌”。这些很明显是来自于突厥语、波斯语的外来名字,这也体现着那个时代文化融合之烈以及大唐盛世的泱泱气度。可惜如今我们在昭陵看到的昭陵六骏都不是原作,雕工粗糙而生涩,形象气质也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很难找到阎立德、阎立本两兄弟应该有的艺术神韵,我们只能在《步辇图》、《历代帝王图卷》、《萧翼赚兰亭图卷》领略他们博大精深的艺术修为了。

  

  

  令人遗憾的是,“六骏”中的“飒露紫”和“拳毛m”两石刻雕像在1914年时被文物贩子卢芹斋辗转盗卖到了国外,现藏于美国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考古与人类学博物馆,其余“四骏”先是被搬运到陕西省图书馆,后来在1950年移藏于西安碑林博物馆至今,现在的“飒露紫”和“拳毛m”是用石膏和水泥制成的复制品,国人期待的昭陵六骏回归团圆之梦,相当长的时间仍然是任重而道远的事情。

  

  

  站在唐太宗高高的陵寝上,眺望脚下蔓延开来的沟沟茆峁,想必在一千多年前大兴土木的盛唐时代,这里的植被肯定是要好过现在的,否则开创贞观之治的李世民也不会选择这里作为自己的百年吉地,岁月的风霜雨雪已经将昭陵的地上建筑摧毁的残损不堪,唯有那些躲过盗墓贼劫掠的地下遗存,能为我们展示出那个极具多元化和包容性时代的胸襟和气度,那我们就去昭陵博物馆感受盛唐气象吧!

  

  

  昭陵博物馆位于李绩(徐懋功)墓前,馆藏文物4500多件,是研究初唐政治、经济、文化的宝贵实物资料。馆内现有三大陈列主题,《昭陵文物精华》、《昭陵碑林》、《昭陵唐墓壁画》,昭陵文物从贞观十四年(640)至开元二十六年(738)历时百年之久,文物数量之多、级别之高、时间跨度之大实属罕见,不看则更遗憾。

  

  

流畅,色彩鲜艳,风格各异,实为我国唐墓壁画的艺术殿堂巅峰之作。郑仁泰、张士贵等墓出土的彩绘釉陶俑,是唐三彩的前身,李贞、安元寿等墓出土的唐三彩,雄浑斑烂,雍容华贵,诸多陪葬墓出土的神态各异的胡俑和骆驼俑。昭陵博物馆内还保存一块线刻唐太宗像碑,从图像看他太像是一位胡人了,这些都体现着初唐时期中国各民族的大融合和开放心态。

  

  

  许多在《隋唐演义》等文学作品里耳熟能详的名字,在昭陵博物馆都能找到相对应的历史文物,更为震撼人心的是数量巨大的中国唐代墓碑和墓志,那些在华夏书法爱好者心中顶礼膜拜的大书法家、隋唐名人都在这里风云聚会,看到这里的墓碑和墓志就会感受到那个时代的蓬勃朝气,读懂盛唐时代中国书法的精彩和神韵,感知到唐代书法从瘦硬向厚重方向发展的过程,徜徉其中总有要跪拜的冲动。

  

  

  在《昭陵碑林》主题展馆,欧阳询的《温彦博碑》、褚遂良的《房玄龄碑》、王行满的《周护碑》、殷仲容的《马周碑》、赵模的《高士廉碑》、李玄植的《李孟常碑》,高正君的《杜君绰碑》、王知敬的《李靖碑》和《尉迟敬德碑》、唐高宗李治御制御书的《李绩碑》,还有程咬金、李承乾、上官仪、许敬宗等鼎鼎大名的历史人物,他们的墓碑墓志汇聚于此,真可谓是“撰书皆名流,文字俱佳品”。

  

  

,这不能不说是中国现代旅游的悲哀,深度游、品质游、个性化游,就从引导人们热爱博物馆享受博物馆开始吧!

  

  

  

  

  收藏举报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